蔡添强:点墨投票无意义‧酒精洗手液可除墨汁(吉隆坡30日讯)人民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席候选人蔡添强披露,选委会称长达7天才可褪色的墨汁不堪一“洗",在含有酒精成份的洗手液清洗下,竟然被清洗乾净,就连理髮店为印裔新娘妆扮的曼海蒂(Henna)彩绘纹身都比这种墨汁持久。他认为,这是选委会的骗局,选委会在大选採用劣质且不持久的墨汁,是一项具阴谋的计划,显示点墨投票毫无意义。他说,他週二早上接获一名军人的通风报信,军人称他在投票后的一个小时,在含有60%酒精成份的LUXOR洗手液清洗下,手指上的不褪色墨汁竟然被清洗得干乾净净。军人现场示範他强调,这起事件的重点并非使用天那水或洗手液的问题,而是选委会号称不褪色的墨汁竟然在含有酒精洗手液清洗下,可轻易洗脱;既然如此,选委会何必大费周章去引进墨水?为了证实军人的言论,也是人民公正党副主席的蔡添强週二联同该党班底谷国会议席候选人努鲁依莎前往冼都警局,要求已在週二投票的警察配合,现场示範清洗不褪色墨汁。不过,这项要求遭到多名警察的拒绝。后来,终于有一名不愿意公开身份的军人愿意示範,拉大队到一旁试验。在多家媒体的见证下,军人手指上的墨汁在清洗液大约5分钟的揉搓下,竟然出现明显褪色的情况。随后,努鲁依莎再以别款清洗液继续清洗,结果指甲上的墨汁仅残留一些墨汁的颜色,而指甲旁的墨汁也大部份被清除。努鲁依莎指出,只用小部份的清洗液,就有如此显着的效果,如果以大量的清洗液清洗,相信效果更显着。事后,参与示範的军人因为害怕身份曝光,赶紧离开现场。蔡添强等在离开警局之际,遇上另一名愿意示範清洗不褪色墨汁的警察。警察宣称,他投票后已经吃过两餐饭,也清洗双手多次,甚至使用天那水清洗,也没发现不褪色墨汁褪色的痕迹。蔡添强便以洗手液帮他清洗墨汁,当洗手液倒在警察的手上之后,蔡添强的手明显沾染上墨汁褪色的颜料,警察见状,神色顿时惊慌失措,赶紧收回双手,指控蔡添强使用的是天那水而不是肥皂。警察在抛下“YB,你骗人,我嗅到天那水的味道"后,便拒绝再示範,神色慌张的离开现场。促选委会主席辞职蔡添强说,如今距离投票日只有短短5天,才出现点墨的墨汁竟然不是不褪色墨汁的事件,这是相当严重的问题。“5月5日将会有成千上万的选民去投票,墨汁褪色肯定会造成混乱,同时也违反选委会保证墨汁不褪色的承诺。"他补充,峇都区国会议席共有3000张军警票,他无法想像如果这批军警可两度投票,将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他认为,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应该就他不专业及存心隐瞒的态度负责,引咎辞职。他指称,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安排,也导致点墨投票的程序没有意义,也没有效果。将晤选委会主席呈证据蔡添强在週二针对墨汁褪色一事到警局投报时,指查案官扎希拉间接承认有许多警员同样面临投票后墨水褪色的情况。蔡添强尝试向驻守在警局投票站的选举委员会官员投诉,但对方却表示无能为力,只能代表向选委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反映事件,并由前者自行与阿都阿兹会面。指选举官员称无能为力“公正党联邦直辖区署理主席扎希尔哈山将会代表我们所有的候选人与阿都阿兹会面,并提呈所有的证据,包括沾满褪色墨汁的手巾、不同牌子的普通洗手液,必要时也可向对方现场示範。"他强调,此刻不是追究面临墨汁褪色的警员身份,因为人民公正党有必要保护以身试险的军警,当局必须要去查证墨水褪色的原因,如果不相信,可自己亲身试验。净选盟促选委会解释净选盟2.0要求选举委员会在24小时内,针对提前投票选民投诉不褪色墨可轻易洗脱作出解释,并迅速更换现有的不褪色墨,以杜绝类似的情况在大选投票日出现。净选盟2.0委员玛丽亚陈週二在记者会上指出,有关不褪色墨脱色的投诉已在社交网站流传,这将加深民众对于大选程序的疑惑及恐惧,并对当局的公信力及透明度产生质疑。“提前投票的选民包括警察及军人,他们可使用肥皂水、洗手液、汽油及酒精,在几小时内把手上的墨水脱掉,这让人感到诧异,与选委会之前表示7日内不脱色有所差距。"指3日内须预备新不褪色墨她认为,选委会当务之急是必须在3日内紧急预备新的不褪色墨,并重新向民众示範点墨过程,虽然这将浪费公款,但至少可阻止多次投票的事件发生。“选委会也必须向峇都区警局获取报案记录,并对涉及的选委会人员及採购的政府机构展开调查及採取行动。"她也呼吁5月5日投票当天,人民必须踊跃出来投票,以减低上述问题所带来的冲击。【专页:大选线上】‧2013.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