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于稀有、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了好奇心,这驱使我们一点一滴的建构出我们目前已知的知识。这样的探索之旅在人类历史中不仅不断地增加我们对于这世界的了解,同时在追寻的过程中,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趣事、轶闻。

「水肥」炼金术:你所不知道的龙涎香
龙涎香(Ambergris)|

龙涎香(Ambergris)其稀有、如谜般的形成原因、及日常生活中的应用性(如添加在食物中,或是一般为人所知的当香水固定剂),使得龙涎香在人类历史中一直保有高昂的价格,但始终带有浓浓的神祕性,即使到了今天,我们对于龙涎香的认识还是没有很全面,也因此世界各地不时会有「宝物猎人」试着寻找龙涎香的蹤迹。

漂浮黄金之谜

那,龙涎香到底是什幺?在哪里可以找到?又是在哪里形成,怎幺形成的呢?

龙涎香也被称为「漂浮的黄金」(floating gold),因为其价格和黄金相比可说是毫不逊色。也因此Christopher Kemp于2012年的时候写了一本他自己寻找龙涎香的故事《漂浮的黄金 Floating Gold》,目前似乎还没有中译本。不过,在Herman Melville于1851年《白鲸记 Moby Dick》中的第92章节就是谈龙涎香,虽然很简短,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了解在19世纪中期的时候,人们对于龙涎香的了解是如何。

龙涎香在有确切的文献纪录里,目前至少可以追溯到西元第9世纪。相信大家对于阿拉伯的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并不陌生,在里面的众多个故事里,龙涎香就在其中多个不同的故事中出现,当做香水使用或是做为香料加在咖啡里增加风味。在大家很熟知的《阿拉丁神灯》里,阿拉丁就有喝过带有龙涎香风味的咖啡。而《一千零一夜》目前已知最早的版本就是在西元9世纪所撰写的,所以可以推测人类对于龙涎香的发现及应用时间还可以往前推,只是我们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众说纷纭龙涎香 可达421公斤

虽然龙涎香长期被使用在日常生活上,在商业活动里的价格居高不下,也一直被视为是珍品,但其确切来源一直是受到争议的。

「水肥」炼金术:你所不知道的龙涎香
东印度公司于西元1694年时,从香料群岛收到83公斤的龙涎香。图片取自Chevalier, N. 1700. Description de la piece d’Ambre Gris que la chamber d’Amsterdam a recene des Indes Orientales, pesant 182 livres; avec un petit traite de son Origine et de sa Vertu. Amsterdam, Chez l’Anteur.

直到18世纪时,开始有比较系统性的捕鲸活动,于是Boylston在1724年于皇家哲学会刊(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The Royal Society)写了一篇简短的报告,指出龙涎香是在抹香鲸体内发现的,但是如何产生等细节都还是不清楚。有趣的是,另一名科学家Neumanno在当时不相信Boylston的发现,所以他在1733年的时候,同样在皇家哲学会刊写了3篇长篇大论重新论述了龙涎香其实是从海底的喷泉所释放出来的。

「水肥」炼金术:你所不知道的龙涎香 抹香鲸骨骼标本。作者摄于日本北海道足寄动物化石博物馆。

现在提到龙涎香时,我想大家普遍都是想到抹香鲸(学名Physeter catodon,抹香鲸的学名也是备受争议,之后有机会我们再细谈),但是,龙涎香也会在其他的鲸鱼中发现吗?

在17世纪末到18世纪初的时候(如Cleyeri 1690年在一个德国期刊所发表的一篇简短的报告,或是Kaempfer 1727年所出版的书《The History of Japan 日本史》),有一些日本的记录指出曾在小抹香鲸(学名Kogia breviceps)里发现龙涎香;在20世纪初的时候,Jenkins在他1932年《Whales and Modern Whaling 鲸鱼和当代捕鲸》一书指出,在北大西洋瓶鼻鲸(学名Hyperoodon ampullatus)里也有发现龙涎香。但这些纪录几乎都被遗忘了,可惜的是,目前近期也没有这样的纪录被发表来更进一步指出这些早期纪录的可信度。

虽然我们目前对于龙涎香确切的形成过程和原因还是没有完全地了解,不过Robert Clarke(1919~2011年)于2006年的时候在南美水生哺乳动物期刊《Latin American Journal of Aquatic Mammals》写了一篇他多年来对龙涎香研究的回顾。值得一提的是,他在1954年的时候于自然期刊《Nature》发表了目前已知最大的龙涎香之一(如下图,重达421公斤,163公分长,75公分宽)。

「水肥」炼金术:你所不知道的龙涎香
重达421公斤,163公分长,75公分宽的龙涎香。图片取自Clarke, R. 1954. A great haul of ambergris. Nature 174: 155-156.
稀有香味 在抹香鲸体内发现机率只约1/100

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们在〈化石拼图,重现过去〉的文章里有提到,鲸鱼基本上是从偶蹄类(如,牛、猪、羊)演化而来的。因此跟牛一样,抹香鲸也是有四个胃。所以我想大家应该也不难想像抹香鲸也会有类似反刍的现象。

抹香鲸主要的食物是乌贼,但抹香鲸无法消化乌贼的喙及软骨(squid beak, squid pen)。因此在不断的吃乌贼的过程中,可以消化的就会进到肠道中,那些无法消化的如喙或软骨就会积在其中一个胃里,然后约一个礼拜左右,累积了一定的数量,他们就会有类似反刍的动作,将这些无法消化的食物吐出来。

这里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如果对龙涎香有点初步了解的人大概会知道龙涎香上面都会有乌贼的喙,而龙涎香基本上都是会积在直肠里(也就是肠道的最后一节,在肛门上面)。上一段有提到,一般来说,这些无法消化的食物是会被抹香鲸经过类似反刍的动作将它们吐掉。所以龙涎香的形成非常有可能是因为介于胃与小肠之间的括约肌失常而造成的结果,因此让这些无法消化的食物进到肠道里。

因此,龙涎香的聚集及产生不应该是常态,因为如果发现带有龙涎香的抹香鲸,这就表示这些抹香鲸胃肠间的括约肌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发挥应有的功能,所以我们并不会在每一只抹香鲸里都可以找到龙涎香。

从1934到1953年这20年间,有1933只抹香鲸遭捕杀并且系统性的搜寻龙涎香的存在与否。在这将近2000只的抹香鲸里,只有在19只的抹香鲸里发现龙涎香,所以龙涎香在抹香鲸体内产生的机会大概约1/100。这也是目前对于龙涎香最多样本数及有系统性的搜查,所以进一步的支持龙涎香的产生不是常态,也因此会如此的稀有。

龙涎香生痕化石 义大利现身

看到这里,我想有人会提出了疑问,那聚集在肛门前的龙涎香为什幺不会随着抹香鲸排便的时候被释放掉呢?因为抹香鲸的排便都是液体状态,所以,基本上聚集在直肠及肛门前的龙涎香是不会经由排便的时候排出去的,因此换句话说,龙涎香其实是抹香鲸便秘的产物。

所以,谜题解开了,原来如此有经济价值的龙涎香其实是粪便,所以这正是粪便变黄金的最佳例子之一。那粪便有机会变化石吗?

去年(2013年)一个义大利的研究团队在义大利的中部地区(Umbria)发现了距今约175万年(更新世Pleistocene)前左右的龙涎香,此研究发表在地质学《Geology》,而这也是全世界目前唯一知道的龙涎香化石。

此研究团队在今年(2014年)更进一步的在古生物学电子期刊《Palaeontologia Electronica》将他们发现的龙涎香化石命名为一个遗迹化石种(Ichnospecies)。因此,在义大利发现的龙涎香化石也有了学名(Ambergrisichnus alleronae),中文翻译约可翻成:阿莱罗纳龙涎香生痕化石,阿莱罗纳(Allerona)为在义大利发现的地点。

「水肥」炼金术:你所不知道的龙涎香
龙涎香化石(A和C为现生的龙涎香;B和D为化石的龙涎香)。图片取自Baldanza, A., Bizzarri, R., Famiani, F., Monaco, P., Pellegrino, R. and Sassi, P. 2013. Enigmatic, biogenically induced structures in Pleistocene marine deposits: A first record of fossil ambergris. Geology 41: 1075-107

台湾的抹香鲸搁浅纪录虽然不多,但是对于全球分布的抹香鲸,及漂浮不定的龙涎香来说,在台湾确实是有机会可以找到龙涎香,而如果可以在台湾找到化石的龙涎香,我想那会是更令人兴奋的,虽然化石的龙涎香无法当香水固定剂或是添加到咖啡增加风味而有经济效益,但我们有机会可以透过这样的化石记录更进一步去了解神秘的龙涎香和抹香鲸之间的演化关係。(本文与农委会林务局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