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伴读 超粒方、亚次圆、邱显忠》YouTube时代的电视人

部落格时期,人人都是诗人、影评人、作家。如今,人人都能化身youtuber,透过YouTube向全世界放送影像节目。本月伴读以家庭为单位,邀请到知名youtuber兄弟超粒方与亚次圆,以及他们的电视製作人老爸邱显忠。且看这三位各怀绝技的影像工作者,在单飞打拚之余,首度合体组band谈心。本週,我们先邀请邱显忠谈他的youtuber儿子与理想中的艺文节目。

古典艺术品与超级英雄海报、模型共存——​这就是家

位于板桥的邱家,整洁公寓大楼五楼,进门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家中四处摆放的西洋与中国艺品:墙上悬挂着仕女木雕与水墨书画,电视柜角落的琉璃器皿,厨房外的三面彩绘玻璃,以及摆满一整座展示柜的音乐铃。这些精美的装饰艺品是谁的收藏呢?邱显忠笑着说是太太的。「她以前在贸易公司上班,公司替国外厂商承製许多美术艺品,她自己也很喜欢,就一点一点买回来;我有机会到国外出差的时候,看到觉得她会喜欢的东西,也会买一些回来给她。」

再一细看,在典雅的木製家具和精美的装饰艺品之间,还零星散落着几枚闪亮雷射贴纸,沙发上躺着海绵宝宝抱枕,柜子里收着海军战舰模型,客厅后方的角落里放着电动游戏的宣传立板。这些物品理所当然地在房子里占有自己的空间,像从岁月身上刷洗掉落下来的小小碎片。

邱显忠年轻时出国学电影,回台后很快进入公视,成为电视圈的一员。他和两个儿子「超粒方」、「亚次圆」虽并不是无所不谈的亲暱,「但应该还算不错吧?很多小孩不太愿意在脸书上加父母,但我们有互加脸书哦。」说完,邱显忠轻轻扬起嘴角。聊起「超粒方」、「亚次圆」的youtuber事业,邱显忠认为,自己并没有给他们什幺特别的影响。「顶多就是小时候会带他们去看展览、电影这些吧,或许是曾经替他们累积起一些基础……但说起来,他们走在这条路上,我对他们影响力并不大。」超粒方做了第一支影片之后,用一贯酷酷的口气告诉爸爸这件事时,邱显忠不免略感惊讶,但只觉得儿子有自己的兴趣,而他也鼓励孩子去多方接触、尝试各种事物,于是始终以一种守护的姿态,陪伴在儿子身旁。

电视生态的改变与革新

从过去传统的电视节目,到现在百花争艳的网路节目时代,观众的收视习惯已然改变。长年负责製作艺文节目的邱显忠,此刻看着两个儿子经营自己的YouTube频道,对此有比别人更深一层的体悟。「现在的年轻观众已经不太会在特定的时间坐下来,打开电视收看节目了,所以现在做节目的方式一定要跟着改变,因为电视的生态已经在改变了。」

他认为这改变应该从两方面去着手,第一是「崭新的行销方式」:除了发展网路媒体去拓展观众群、让更多人可以很容易就看见以外,也要让观众有机会以不同的方式了解节目的里里外外,例如最近很红的《花甲男孩转大人》,剧组很早就系统性地行销宣传,中间也规律地上传一些影片和花絮来引起话题。

第二是「不要怕通俗」。邱显忠提起两厅院的影音频道「NTCH togo」,曾找了剧场创作者蔡柏璋和歌手蔡依林一起合作:蔡柏璋学跳蔡依林〈Play我呸〉的舞蹈,蔡依林则演了一小段《罗密欧与茱丽叶》的独白剧。「那个影片有很高的点阅率。它有跨界的元素,有蔡依林这样的明星,有蔡柏璋这样的表演者,内容很轻鬆有趣、很通俗,两个创作者也都很放得开、认真学习对方的专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告诉大家做文化艺术类的节目的时候,不要怕通俗,而要去想一个比较好的形式——这时候形式会变得很重要,因为这个形式要能把你想讲的事情、想作的题目,包装在里头。而当大家开始习惯接受这样的东西的时候,再开始做比较深入的题目,让观众容易接受它。」

艺文节目因为收视率不高,电视台也就不愿意投入比较多的资源,要把节目做好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这已经不是去争论资源多寡是不是真的会影响品质的问题,而是资源多的时候,做节目的规模和概念就可以扩大,同时也会吸引更多人、甚至把不同领域的人都拉进来做这个东西。」他认为不只是节目本身要尝试跨界,就连创作者也都可以跨界,让不同领域的人进来电视一起做东西,就可以激荡出更多想法。邱显忠谈起公视《文学Face&Book》这个节目,「最新的第三季完全是跨界的概念。节目找了不同领域的艺术创作者,和文学作者一起创作,这种做法可以让对文学有兴趣的观众也接触到其他领域,或者反过来,像是因为喜欢音乐、舞蹈、剧场创作者而收看的观众,让这些人接触到文学作品,如此一来,就可以把不同领域的能量和兴趣往外更推进一些。」

理解差异,在新时代找到自己的位置

过去,邱显忠曾花了四年製作《台湾百年人物誌》这样共三十集、每集半小时的节目,让他得到了金钟奖肯定,而获得金钟奖提名的《以艺术之名》,全长八小时的影像,製作时间则长达三年。如此的製作速度,看在年轻世代的眼中简直不可思议。在一切都讲求速度的现在,当红电影与热门话题,youtuber必须抓紧在一週内、甚至两三天内就得生产出影片,才能抢得点击率。

过去在电视台低头凝视节目收视率报表的他,如今则不时关注着两个儿子的YouTube频道。和儿子分属两个世代的影像工作者,虽说不同世代有各自的难题与困境,但有时竟然也道理相通。像是尝试更专门、更深入的主题时,点击率却很难冲高;想维持影片内容的高知识含量,人气却很容易被其他只求抢快的娱乐性影片瓜分。

偶尔他也会「技痒」,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他们会听,但不一定会採用。一方面是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是看的东西跟我们这代已经不一样了,我的意见不一定有用。」提到两个儿子的youtuber事业,身为父母,邱显忠偶尔也有担心,但更多的则是温柔守护。为了更了解儿子的世界,他默默读了《漫画原来要这样看》;担心儿子在忙碌之余没有心力沉澱阅读,又找来《狂粉是怎样炼成的》。「真的是因为他们在做这个,才因此接触到这个新的世界,也跟着学了新的东西。」邱显忠淡淡笑着。

蒙娜丽莎与超级英雄,东方仕女与西洋战舰。两个世代的影像工作者,看似两种不同次元的行进速度,在最底层之处隐隐有着连结。就像这个家给人的感觉一样,默默容纳了各式各样的物品,悉心照料这些不同而多元的品味,却又不显得突兀。

节目製作人读这几本书刺激灵感

是枝裕和《我在拍电影时思考的事》房慧真《像我这样的一个记者》吴明益《浮光》吴明益《单车失窃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