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泉州晋江是原罪?(三)

〈第一篇〉>>>《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族群矛盾下的牺牲者(一)

〈第二篇〉>>>《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寻根与彰泉仇恨加深(二)

乾隆初叶,大肚溪出海口一处可停靠渔船的水里港(今龙井丽水里),许多非法移民由此上岸,有的开垦港口附近水里社域的荒埔,有的向东往大肚山山脚发展,或沿着大肚溪可到达大肚社;平埔住民因土地辽阔、人丁单薄,终还是租地给汉人筑圳开垦。随着土地开发人口增多,带动大肚溪入海口涂葛堀港之兴起。1776 年(乾隆 41)已有渔船和泉州瀬窟通航,开垦此一区域多为漳人。

涂葛堀港不仅出海方便且无重兵把守,大肚溪的河运可上溯到今乌日、大雅、神冈、丰原、东势,向东则可通往台中大墩、大里、阿密里、石螺,最远还可到达南投草屯,水运十分便利。对秘密组织洪门天地会而言,有甚幺比涂葛堀港更适合偷渡者停泊上岸,隐身附近大肚山台地更好的选择呢?王芬的麻园庄位居中心点,往北有沙辘街、牛骂新庄,往南有水里街、大肚街,还有五汊港、水里港,和涂葛堀港,港口出入方便且尚未设有水师关防。

洪门天地会自 1761 年(乾隆 26)洪二和尚在漳州漳浦高溪乡观音亭创建后,接连于 1768 年(乾隆 33)和 1770 年(乾隆 35)两度在漳浦起事失利,损失兄弟三百多人,洪门二房洪德谦藏匿于鹿仔港,收王芬为徒,张万和王辛丑自 1768 年(乾隆 33)自水里社和沙辘社土官租得永耕权,并典得一块蕃地;后王芬和林爽文创立台湾天地会后,招募的新会党首次见面集会皆在王芬的麻园庄进行。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泉州晋江是原罪?(三)1772 年台湾始有十八王爷帮会

台湾秘密会党的草创时期,最早出现在彰化县城的十八王爷——小刀会,1764 年(乾隆 37)大墩街林达,因卖槟榔被猫雾悚汛兵强买殴辱,于是邀约林六、林水、林全、王锦、叶办、陈亩、林掌、杨奇、吴照、卢佛、卢骞、林豹、李水、陈倪、李学、林贵、许攀等十八人结为一会,相约遇有营兵欺侮,各带刀出手帮护,此为台湾帮会之滥觞。隔年林阿骞邀同黄添、陈带、陈比、黄崑山等五人结会,各备小刀防身,自此其他人民起而傚尤,或三四人,或五六人,各自结会相约,如遇营兵欺侮,彼此携刀,互相帮护。

生活在今日民主、自由和法治社会的我们,很难想像帝国主义下一个小小营兵是如何欺凌老百姓。譬如将不听话和看不顺眼的人引入兵营围殴,挖眼、割肉等等,告上官府后营兵往往被包庇,反抗者的房子财物被破坏、器物被捣毁等等,只要不出人命,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一时间秘密帮会盛行,直至 1776 年(乾隆 41)清官府查缉捉拿几个人后,帮会头人林达和林水如轻烟般消失,各帮会渐渐四散。

有三件事情十分凑巧,一是林达的背景。在拙作《爽文你好吗》(注一)中曾追溯林爽文的台湾家族,发现与草屯六房头林姓(聚斯堂)的关係匪浅,而林达便是该家族成员之一;他的堂叔林泰、林爽均分别参与朱一贵和黄教抗清事件,均被凌迟处死;另外其堂叔公父子林耽和林万参加林爽文事件,防守彰化县城时被捕并壮烈成仁,其堂弟林有则是林爽文入天地会的引路人。

其二,林达于 1772 年(乾隆 37)设立帮会,洪门五祖之传人洪德谦这几年居住在鹿仔港;而林达和林水突然消失的时间正好与洪二和尚离世同一年……。太多的巧合不得让人怀疑台湾帮会的兴起与闽省的洪门天地会的策动有关。

其三,林达邀约十八王爷名单中,林水、林全来自漳州平和县,与林爽文同族,李水则是林爽文事件中围攻诸罗县城的主将李七的亲哥哥,泉州同安人;林达本人则在爽文们自府城撤退后负责把守盐水港;也就是说,林达的十八王爷会成员,不分漳泉,都是林爽文阵营中的大头目。

小刀会沉寂三四年后,1779 年(乾隆 44)至 1782 年(乾隆 47)发生漳泉分类械斗为止,祕密结社再度风行。如果小刀会是洪门的一个台湾堂口,那幺它的任务应是吸纳社会底层罗汉脚和佃农,儘量扰乱社会、破坏治安,削弱清国国力,更长远的图谋颠覆政权。

台湾史上规模最大的分类械斗,从彰化县到诸罗县城,从海岸到山边,300 多个村落屋舍被严重破坏,人民财物损失惨重。清国派遣闽省水师提督黄仕简带领六千大军 120 艘船东渡台湾,意外发现非法大小帮会涉入其中,平乱之余顺道肃清小刀会,被逮捕者共有 80 名。

自 1783 年(乾隆 48)起,小刀会分崩瓦解,就在漳泉大械斗打得如火如荼之际,洪二和尚的徒孙 22 岁严烟,悄悄来到彰化县城,隐身于大里杙之南的溪底阿嘧哩庄,以卖布作为掩护,招兵买马重振洪门天地会旗鼓,接收小刀会之残余势力。

1782 年肃清后的台帮大整合

根据林爽文口供:「我年三十二岁,乾隆三十八年,随父母来到台湾,赶车度日。时常听见说,漳、泉两府,设有天地会,邀集多人,立誓结盟,患难相救。我同林泮、林水返、林领、何有志、张回、王芬、陈奉先、林里生等,平日意气相投,遂于乾隆五十一年八月内,拜盟起会。」

林爽文吐露起义时心中八位志气相投的好友,大部份住在大肚溪北岸的大肚、水里、猫雾悚等社域内。譬如堂兄林泮住在大肚街,是爽文倚重尊敬的兄长;林领、何有志居住大肚庄,而张回、王芬则是麻园庄人,陈奉先和林里生则居住鹿仔港,林水返的家在田中央,战时为彰化县城通往乌日的大肚溪隘卡。爽文的兄弟们不仅冒死创立天地会,还带着十数万义军对抗官府,这八位好友除了军师陈奉先背叛誓盟,倒戈向鹿仔港义民,被天地会兄弟杀死外,其余不是病死,或者战死,或追随爽文支撑到最后一刻,于竹南老崎衢被逮捕,受凌迟酷刑而亡。

大肚溪北岸的水里社、大肚社之社域,大多为漳人开垦,据许雪姬教授的研究,1780 年(乾隆 45 年)林、戴、王三人开凿大肚圳,灌溉北岸八百甲良田,沿岸聚落发展带动大肚溪北岸出海口涂葛堀港的繁荣,而林泮、林水返和林领都住在涂葛堀港的腹地、大肚圳灌溉的区域内。也许涂葛堀港的兴起带给鹿仔港商人带来一定的压力,在漳泉分类大械斗后的隔年,1784(乾隆 49)鹿港被指定泉州蚶江对渡的正口。

王芬和林领都是泉州人,无论是小刀会或者台湾天地会,会党间没有门第之别、漳泉客之分,但鹿仔港不同,它是泉人的天下。西元 1757 年(乾隆 22 年),清国下令撤销所有海关,只留广州可以对外通商,泉州商人必须想办法走出去才能生存,故将目光转移到孤悬海外、位居海运要衢的台湾。鹿仔港的兴起拜泉州商人之赐,泉州商人聚集在此,人口占早期移民八成。

王芬 17 岁(1771 年,乾隆 36)在鹿港拜师学武,为人忠义、刚正勇敢,为朋友两肋插刀,武艺高强,在 20 余岁时被鹿仔港泉郊首富林振嵩延揽,成为八郊武术总教头,维持鹿港的安定与保护商人利益。然而王芬与林爽文十分投合,都是当代的风云人物,他们一起创立台湾天地会,歃血结盟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芬陆续引进许多兄弟入会,包括葫芦墩的王茶、彰化西门大街的退休衙役林耽和儿子林万、彰化莿桐脚张文、彰化大肚陈樵、彰化莿桐脚朱开、彰化咬走庄刘实等人,此外,还有郭盏、吴带、陈榜、吴汴、李积、郭却、阮择、薛指、林倚、赵荣、林载生等等,都是仰慕王芬大哥之名入会。据陈樵供词:「我们齐到猫雾捒麻园庄王芬家入会,王芬说会首是大里杙庄林爽文,带领小的去见过他。」王芬个人魅力十足、深得人望,麻园成为天地会的集会所,他身为八卦堂堂主,一心一意将小三岁的林爽文视为会党的首领大哥。

1786 年冬天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1786 年(乾隆 51 年)夏天,云林斗六发生一件大事,大垦户杨文麟的养子和亲生儿子分家产起争执,一气之下各自成立帮会大打出手,基于 1782 年(乾隆 47 年)漳泉械斗教训,附近石榴班营兵迅速逮捕一干闹事人等,依情节轻重执行绞刑,或杖一百流放三千里,杨文麟被抄封数千甲的良田。杨氏兄弟和会党兄弟在抵抗和逃亡中,杀了石榴班的千总,最后参与的天地会党杨烈、蔡福、叶省、赖荣、张员等逃到大里杙寻求庇护。

彰化知县俞俊十月刚上任,要求大里杙将林爽文和杨烈等人交出。林爽文既被拥戴为大哥,手下有四千多会众,怎能轻易就範?

台湾镇总兵柴大纪派游击耿世文带三百兵自府城北上,与彰化知县俞峻,北路协副将副将赫升额和理番同知长庚共约八百名兵力,驻扎离大里杙六里的大墩汛地,前往大里杙庄烧庄搜捕。大里杙庄的人十分惶恐,却不想交出林爽文,双方僵持两天后,俞峻差人四处查办,贪婪的衙役趁机从中勒索,无论好人、歹人皆被胡乱逮捕,列于清国黑名单上如大肚街、大墩街,以及北投社新庄等各聚落俱被焚烧破坏。

据林爽文供词:「那时,林泮等房屋已被官兵烧毁,他同王芬、陈奉先、林领、林水返、陈传、赖子玉、蔡福、李七、刘升等,起意招集各庄民人,抗拒官兵,就来邀我。我的家长林绕、林石、林湖、林全等,将我藏匿山内,不许出来。」

1786 年(乾隆 51)11 月 27 日,林爽文被林石关在雾峰北沟,林泮、王芬、刘升带领兄弟们夜袭大墩营盘,清国游击耿世文等全军俱陷。28 日下着大雨,林泮上山逼迫爽文出山,29 日清晨林爽文和王芬带领三四千人攻破彰化县,将平日贪得无厌、欺凌百姓的官吏全部杀害。林爽文被拥戴为领军大哥、顺天大盟主,带数千人南下攻取诸罗县城。

泉州晋江是原罪?抑或非战之罪?

林爽文听取军师董喜的建议,派偏师王作带领六百名兄弟北上攻竹堑城,主军取道鹿仔港,南下先取诸罗。事出突然鹿港郊商还来不及反应,基于与王芬的主顾信用,林振嵩捐助义军五千两白银来换取鹿仔港的安定和周全。林爽文们相信林振嵩的诚意,故只留数百人防守彰化县城和鹿仔港,全军三千多人便出动前往诸罗。

1786 年(乾隆 51)12 月 4 日,被林爽文任命为海防同知的刘志贤到鹿仔港上任,他是泉州惠安人,当了二十年的彰化县兵房书办,跟林爽文和王芬都认识,故被赋予重任。兴许是官僚气息太重,刘志贤上任没几天,因传戏班不到,将戏子杖责,又把鹿港存仓官盐散卖,向船户额外收取规费每船番银二三圆不等,这些银钱都私吞到自己的荷包。这些恶行引起泉人的不安,也惹怒了鹿仔港商人。

但鹿仔港泉人的反扑并没有比刘志贤更高明。《平台纪事本末》「……鹿港义民林凑等攻彰化,克之。初,漳民、泉民构衅,经官兵惩创,而仇隙未解。至是林爽文破城戕官,所过漳人响应,泉人心不自安。」林振嵩从子林凑,打着清国鹿仔港守备陈邦光的旗号,招募上万的泉人和粤民,在林爽文阵营毫无防备下轻易攻下彰化县城。三年前的漳泉械斗,虽清官府作出惩治,但仇隙未解。因此,当漳人响应林爽文的革命之举时,反而给泉人带来恐惧不安。

《平台纪事本末》又云:「林爽文陷彰北,戒贼众勿焚掠,为收拾人心计。以故贼众屯彰化数日,而民犹安堵。至是林凑等大搜漳民,杀之,焚其居,尽以泉民还鹿港,而城市邱墟矣。」初林爽文攻陷县城,令不准义军焚庄劫掠,以安民心,虽数千人在彰化县城内屯聚数日,人民仍然安居乐业。但林凑的亲清义军却大肆搜捕,逢漳人便杀,烧毁房子,将所有泉民迁移到鹿港,坚壁清野,让彰化县城成为废墟。

林凑等亲清义民利用机会报仇,兇残地焚庄杀人,让漳民十分愤怒,原中立者开始全面支持爽文,决心抗战到底。这幺尖锐的族群关係,逼迫身为泉州晋江人的王芬、林里生和陈奉先等必须表态,在跟鹿仔港的泉人和林爽文的抗清阵营间选边站。

林建隆老师的书中生动地描绘王芬参与竹堑城之战,他们 12 月 7 日出发,12 日攻下竹堑后,王芬即刻返回。《平台纪事本末》:「……既闻泉州义民盛,心猜疑,不自安,私回麻园。义民纪春、蔡运世等闻之,围麻园,杀王芬。」听说泉州义民盛,王芬为何心猜疑与不安?也许他认为刘志贤罩不住鹿仔港泉人,又或者他感到离开的这几天,彰化县城和鹿仔港极已风云变色,甚至危及自己在麻园的家人?从新竹南下,王芬便直接返回麻园,这一天是 12 月 15 日。

据供词,牛骂社的纪春打听到王芬已回到自家庄园,便通知牛骂社的泉粤义民即刻前来,将麻园庄团团围住。最后杀死王芬的不是泉州人,而是广东嘉应州人,手段相当残忍。

关于林里生的死亡,陆路提督任承恩在奏摺里交代不清楚;一说是鹿仔港义民擒献,又说是自己带兵将潜藏在鹿仔港的贼首林里生逮补,无论如何任承恩见到林里生时,他病重得奄奄一息,命在旦夕,极有可能遭受非人道对待,迫使任承恩快速地林里生枭首示众。

林爽文于正月 13 日回到大里杙,听说林里生被义民擒送清军后被斩首,他望着东方痛哭,十分哀伤。又闻王作、陈苋等在竹堑被诛,彰化县城被攻破,杨振国、高文麟兄弟被械送清国内地,刘志贤亦被亲清义民缉获,对林爽文来说,如同千刀万剐地痛苦;在二月的一场仗里,把守大肚山的堂兄林泮也被杀了,八位好友仅剩下三位,林爽文默默地厚卹兄弟们的家属,设场招僧道诵佛事,超度兄弟亡魂,独自悲伤不已。

(待续)

《张凯惠专栏》平海大将军王芬-泉州晋江是原罪?(三)爽文你好吗:跨域历史小说
    作者:张凯惠出版社:也品文艺出版日期:2018/05/04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金石堂网路书店购书【参考书目】
      张凯惠,《爽文你好吗》,也品文艺工作室出版,2017 年 12 月。杨护源,「清代台中大甲溪南地区的聚落拓殖」,〈兴大东海学报〉第十七期,页 457-508,2006 年 9 月。王政文,「古文书所见清代沙辘社土地流失原因析探」,〈兴大东海学报〉第五十三期,页 121-144,2014 年 6 月。林翠凤,「林爽文事件案首王勋神化崇祀考」,东海大学图书馆馆刊第 6 期,页 1-13,2017 年 1 月。《平台纪事本末》,本书不分卷,不知撰人,清。宫中档乾隆朝奏摺 55,故宫编着,出版,1982。